理監事會之會長/理事長/社長的常見遴選疑問

理事會、監事會,又或者是理監事會的應用範圍很廣,如果你參與過學生會、家長會、公司福委會、社區管委會、股東會等等,都不難聽到這個詞彙。

始源法條是人民團體法,你去查大概會告訴你分成職業公會、社會團體(例如常聽到的獅子會、扶輪社、青商會都屬於這範疇)跟政黨法人。

這篇只解析常見的遴選制度疑問,剛好有些引用的法源依據,發現733號解釋好像曾經是考題。也分享給有疑惑的人參考。

我個人見解認為,其實依據人民團體法組成的團體,在很多事情上的本質,都大同小異。

我不是專業的法律人,但很關心大多數人的權益問題,這篇剛好是之前參加獅子會時候,發現同樣是理事的一些人,也有在查法條,所以我有稍微給其它人看過內容,本來我想說等時機到了再拿出來,但是當很多人認為時機到了,希望我拿出來,我選擇退出獅子會(❍ᴥ❍ʋ)

下面也會分享一點參加社會團體碰上,你認為不合理又不合法的事情時,你可以應對的方式。

A:當然不行。

法律用語,可能我會寫的舉例長這樣『20–21第一次理監事會議中,第九項臨時動議之「提案1:本會會長遴選辦法」通過應為無效,遴選制度之建立入情入理,然其構成要件與決議程序,理事會無權決議,該提案應交送會員大會決議,並將決議結果列入章程。』

但白話意思就是,這是會員的權益,不是理事會自己舉舉手,決議一下就可以的,順便把時間地點哪一條決議寫清楚。

法源依據,是人民團體法第41條【社會團體選任職員之職稱及選任與解任事項,得於其章程另定之。但須經主管機關之核准。】亦即職員可以用章程規定職員遴選之事項及程序,但是相關規定事項須經主管機關的核准。

既已說明須由章程規定,章程之變更,按人民團體法第27條第一款【章程之訂定與變更】須經由以下程序【人民團體會員(會員代表)大會之決議,應有會員(會員代表)過半數之出席,出席人數過半數或較多數之同意行之。但左列事項之決議應有出席人數三分之二以上同意行之】。

A:再更仔細去看清楚相關法條,有一則大法官釋憲,是2015年10月30日公布之第733號解釋。裡面很明白告訴你,社會團體並不受該項規定的強制性限制。

再者,原先法條限制了職業公會遴選理事長的方式,只能經由人團法第17條選舉而出,但大法官釋憲第733號告訴你,你想全部會員直接選舉也可以,用章程訂定規定選舉也可以,又或者直接按照人團法第17條由理事/常務理事互選也可以,都不違反人民集會結社自由的精神。

但是,如果你強制規定只能按照人團法第17條的方式選舉出理事長,有違憲法第二十三條所定之比例原則,與憲法第十四條保障人民結社自由之意旨不符。

白話解釋完,下面列一下法源依據的部分。

1.該解釋敘明,社會團體並不受人民團體法第17條的強制性限制。引用自733號解釋的這部分

『人民團體法第十七條第二項規定:「前項各款理事、監事名額在三人以上者,得分別互選常務理事及常務監事,其名額不得超過理事或監事總額之三分之一;並由理事就常務理事中選舉一人為理事長,其不設常務理事者,就理事中互選之……。」其中有關「由理事就常務理事中選舉一人為理事長,其不設常務理事者,就理事中互選之」部分(下稱系爭規定),明定理事長應由理事選舉之。雖因同法第四十一條及第四十九條分別就社會團體與政治團體選任職員之選任,均明定得於其章程中另定之,而使系爭規定適用於社會團體與政治團體部分不具強制性』

2.人團法第17條目的在輔導人民團體健全發展,理事長之產生,無論是透過理事間接選舉,或由會員直接選舉,或依組織章程規定之其他適當方式產生,皆無礙於團體之健全發展及促進社會經濟建設等目的之達成;然而,以該規定限制職業團體理事長之產生方式,已經逾越必要程度,視為違憲。引用自733號解釋的這部分

『系爭規定強制規定「由理事就常務理事中選舉一人為理事長,其不設常務理事者,就理事中互選之」,致該團體理事長未能以直接選舉或由章程另定其他方式產生,已逾越達成系爭規定立法目的之必要。是系爭規定限制職業團體內部組織及事務之自主決定已逾必要程度,有違憲法第二十三條所定之比例原則,與憲法第十四條保障人民結社自由之意旨不符。』

A:其實大法官釋憲之第733號說得很明白。另外,雖然人團法沒有修法,可是政府在修法方向,已釋出「社會團體法」草案,行政院並於「社會團體法草案總說明」中敘明其立法要點之第二項為「治理鬆綁,尊重團體自治」,該項第一款更敘明【社會團體置負責人一人,及理事與監事由會員中選舉之】,並將該要點落實於草案第十五條。

由上述兩項,均已見理事長由會員直選已為社會未來的趨勢、必要性及合法性。

A:你可以選擇 1.聽了表示不屑 2.決定退出快閃 3.勇敢提出改革。

一群人一定都會經歷一個過程,叫做「好言提出自己意見」,就像假設一群前社長們聚在一起說要求理事會決議遴選制度,正常聽了都會好奇「你們那個團體沒有律師嗎?」

若有當律師的人,也一定會發表他的專業意見「這應該要交由會員大會決議」,但如果現場有人說出「不建議由會員來決定,因為會員可能根本不了解這個人」「當過理事長/會長/社長的人,比較懂怎麼處理事情」,那你就應該考慮快點閃了,不要想著去改變什麼。

當你們一群人想著怎麼提出走會員大會,修改章程,來讓整個組織/團體/分會的運作可以更合理,想著怎麼以法律為依據來保障會員權益,可能另一群人想著的是怎麼侵犯你的隱私,弄一堆髒水在你身上,想辦法要來開除你。

A:當然可以。但基本上都不會逾越理事會的權力。小小引用律師公會的架構圖給你看,可能稍微清晰一點。

👉http://www.klbar.org.tw/about.aspx?ItemID={9212A22F-14BB-4A6D-92A7-D56F78472BDE}

引用自律師公會,連結如上

不然團體中,可能就會有人冒出類似「最偉大的前總幹事們,最沒用的理監事會」的言論了。

A:首先,如果章程上有不合法的地方,比如上面寫著「會員有左列情形之一者,經理事會通過,喪失其會員資格」,然後一群前會長/前理事長/前社長做了很多侵犯你的事情,還要求會長召開理事會開除你,那你可以及早脫身就脫身。

關於會員除名的法源依據可以參考人團法第27條,以及「最高法院 106 年台上字第 1392 號民事判決」中關於會員除名的法條論述,描述非常清楚應用場合,包括實質以及程序要件。裡面會告訴你很清楚,條文以什麼作為會員權利義務最低標準,亦即會員權利義務門檻不能降低,也不能用其他決策方式取代,此為法律上保障會員資格不會被任意處分。

但是,當你站出來說人家不合法的時候,再下一次,可能還是一群同樣的人侵犯你的隱私,可能搞連署呀,做什麼的,鬧到你工作跟生活不得安寧。

再來很重要的是,你要看有些東西有沒有約束力。比如今天人家連署要求召開會員大會是要判你兩年有期徒刑,那當然超級重要。

如果沒有到這等級的話,即便你去提出說會員大會召開的雙方權益受損當事人,應該排除在投票之外等等權益主張,或是一條條拿出來公告給全部人看哪些人很八卦,哪些人散佈盜用不法取得,主張對方妨害名譽/公然侮辱/誹謗等等等,都是浪費時間。

當然你一定會想說,可能你繳了年費/會費/社費,很多錢啊啊啊,怎麼辦呢?

首先呢,你還是有收穫的,你可以觀摩一下每個人對這種衝突的反應是什麼,如果全部都是那類型的人,應該要檢討你自己怎麼會參加這團體。

「情理法」是人們常掛在嘴邊的三個字,「情理」會在「法」之前,這說明了碰到衝突時,很多事情是有點腦的人,不需要你解釋太多,也能看得懂。

這樣說有點抽象,舉生活例子來說,一群人究竟是「維護世界和平與正義」還是「只是想證明沒有不如你想公審你」,長這麼大應該要有能力分辨大學生都看得懂的東西吧?

最後,如果你覺得再花精力在這些人身上,你的生產力可以帶來比剩餘會費更多的價值,那請把這些錢財當作消災/學費/積德,因為若想成「捐錢」,你可能還是會不甘心,因為這些錢未必會進到弱勢團體/用戶/公共修繕中,可能就是給別人吃喝玩樂用掉了。

但是你再換個角度想,只要不是落入誰誰誰的口袋,去刺激經濟循環,有什麼不好呢?你的錢拯救的可能是其它店家。

有的人會疑惑,但社區管委會,是因為你有房子在那邊,怎可能說退就退?

就我聽過因此打起官司來的人,確實不少,但我也見過很多直接趕著賣房子跑人的。本來你就有能力去選擇想要什麼素質的住戶/團體。

「有捨才有得」說的不是一句話,是一件真的很難做到的事。但能夠做到,會是另一種成就。

最後,我個人心得淺見,不是所有時候都要拿著法條,但你要有能力自保,有時候拿著法條去跟人爭執,就算能爭執贏,羞辱一群不必要的人,可能不如你早點抽身,把時間精力花在提升工作競爭力,或是跟另一半/小孩/父母好好相處,都比你去教一群年紀比你大的人,社會公民課重要。

有些人會這樣對你,他這輩子就一定會這樣對很多人。

現在能體會在台大法律學分班念書時,民法大教授陳聰富老師說過的

「人際相處如果需要拿法條出來,即便你能靠著法條爭執對,能早散就早點散了,對你人生會比較好。」

There are a thousand Angels in a thousand people's eyes. 一千個人有一千個Angel.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